微电影《寂寨》背后的摄影故事

中国有线电视新闻网
时间:2019-08-28 12:54:43
点击:
分享:

  (本网讯 宋士新)从比利时时间8月24日晚上8点的布鲁塞尔西欧国际电影节闭幕式上获悉,湘西苗族古歌题材微电影《寂寨》荣获此次电影节的最佳摄影奖。


《寂寨》获奖证书


《寂寨》获奖奖杯

  电影,是由活动照相术和幻灯放映术结合发展起来的一种连续的影像画面,是一门视觉和听觉的现代艺术,也是一门可以容纳戏剧、摄影、绘画、音乐、舞蹈、文字、雕塑、建筑等多种艺术的现代科技与艺术的综合体。电影在艺术表现力上不但具有其它各种艺术的特征,又因可以运用蒙太奇(法语:Montage)这种艺术性突跃的电影组接技巧,具有超越其它一切艺术的表现手段,而且影片可以大量复制放映。

  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电影已深入到人类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是人们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社会近现代发展过程中,电影成为了一个国家文化输出的重要载体,其发展水平直观体现了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也就是说,电影技术本身已经发展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那么如何驾驭这门技术成为了当代电影摄影师们无可回避的主题。

  因为这个奖杯将他所有的思绪拉回了电影的拍摄现场。


寂寨

  微电影《寂寨》拍摄创作于2014年12月,并于2015年3月在湘西花垣县人大会议室举行首映式。由中国著名湘西籍编剧、导演彭景泉任总编剧、总导演,张英杰先生任摄影师。影片描写了爷爷(吴正云)在生命的弥留之际,凭着对苗族古歌的传承使命,将生命的悬丝留与孙女(吴梅香)这个他所选定的唯一的苗族古歌传承人,在祖孙跨代的特殊的苗族古歌传承交接仪式中,彰显了电影本身的艺术张力,令人深思,发人深省。

  湘西的12月已是阴冷刺骨,北方暖气里泡大的摄影师张英杰先生在湘西可是要经受寒冷考验的,但他对此并无任何的畏惧,真正为难他的是电影摄影组的硬性规制。微电影《寂寨》的折合资金投入不到30万,其中现金15万,分别由花垣县神笔生态文化有限公司、花垣县高等职业技术学校出资,中间还套拍了花垣县苗族音乐人田小俊创作的首部苗族民歌MV《你不喜欢我我喜欢你》。因为资金严重短缺,电影摄制组的硬件设备非常简陋,按照电影剧组配置设置,摄影组只有张英杰先生一个人。因为场务人员基本为零,张英杰先生随时要自己扛着摄影机转场,拍摄轨道运动期间的推轨道和跟焦全部由摄制组的灯光师唐迎山先生(2015年因病逝世,享年42岁)帮助完成的。


张英杰《寂寨》拍摄中


张英杰《寂寨》拍摄中


张英杰《寂寨》拍摄中


张英杰《寂寨》拍摄中

  当听到这个获奖信息时,他感动的几乎泪奔。据了解,国产影片基本很难获得国际性的“最佳摄影奖”殊荣,但微电影《寂寨》的摄影师张英杰先生却在条件极度贫困的状态下,不仅完成了微电影《寂寨》、MV《你不喜欢我我喜欢你》所有元素材拍摄,而且还将基本为三寨版的阿莱摄影机玩到了极致。用张英杰先生的话说:国际电影节的评委们眼睛真毒,一眼就看到了《寂寨》电影摄影技术的最本质,这对他来说是最大的鼓励,使他离世界级摄影师的梦想又更进一步了。


张英杰工作照


张英杰工作照


张英杰工作照


张英杰工作照


张英杰工作照

  微电影《寂寨》就是靠如张英杰先生这样的非常专业的编剧、导演、摄影师、灯光师、服装师、化妆师等等大家的专业水平、敬业精神及出品方、拍摄地群众的高度配合共同完成的。如果说微电影《寂寨》开创了用电影表达花垣苗族文化的先河,那么,此次获奖除了对微电影《寂寨》摄影师张英杰先生的摄影技术给予高度肯定之外,还体现了世界对中国民族电影的更大诉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摄制组
摄制组
摄制组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中国有线电视新媒体集团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Powered by 中国有线新闻台  © 2011-2020 中国有线电视新闻网